|
 | | |

涛声依旧

来源:嘉峪关日报2019年04月25日字体:  

常艳红

夜,凉如水,薄如纱。

几颗寥落的星子疏淡在挑着秋霜的那几丛枫树枝头,似水年光悄悄地镌刻到那生命深处。枝条枯瘦又倔强,直指天际,如老者料峭的须发,让人看了心生怜惜又顿然敬畏。春去秋来,星光流转,它和那多情的人儿一起,纤弱又坚定地伫立在桥边,翘首顾盼,采集着黄昏最后一缕夕阳。

十年了,一切如故。每个夜晚,老艄公仍旧打着那盏古老的渔灯,在清寒的船头,落寞的吸几口烟,在惝恍的灯火间清数那古铜色的往事。岸边山寺里的钟声仍旧会在幽幽的夜色中响起,寂寥地回旋于广漠的苍穹。然后无力地跌入江中,贴着水面轻轻叩响多情者的耳膜,缓缓淌进离人床前的幽梦,游子杯中的感伤,伊人窗下的无眠。

十年漂泊,解不了这无眠之夜的一江清冷,解不了这霜寒孤影的一帘伤感。

放不下年少时一片纷纷扰扰的情怀,放不下始终缱绻于他乡梦里的一腔心事。

那昏昏淡淡的月色在远处几点寒鸦渺远的啼叫声中更显惨淡了。“铛——铛——铛——”那苍老的钟声贴着水面传来,牵动着船儿轻轻摇摆。

借着几点稀疏的渔火,他看见江面上泛起了几丝纤细的波纹。“一二三”,他下意识地数着钟声,不禁心头一颤,思绪穿过了明灭可见的云烟,来到那段永远驻留在枫桥边的时光。他和她赤脚坐在船头,在撩起的朵朵水花间数着钟声。水雾间,她笑靥如花。他曾担心,那些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日子会不会在尘世的喧嚣中化作一片云烟,消失在心头。然而十年了,那些年光如一条弥长的线,清清洌洌的线,穿梭于他的梦境,连缀着遗落在异地的乡愁,牵引着在岁月的风云里浮沉的过往。

夜愈寒了,月亮淡出一分清冷的色彩便就隐没了。他伫立在枫桥边,想象她带着那张熟悉的笑脸出现,然后将他沉淀于心头的三千多个日夜思念讲给她听。然而他踏遍故乡土,却为何不见离人面?

最是那一回首的失落,似一个浪者无家的寂寞。

那娇艳的嫁衣是否还裹着她一分忧伤的回忆?那轻描的黛眉是否还拧着一丝哀怨?那波光粼粼的眼里是否还闪耀着期待?那挽起的长发是否还延续着那分不变的等待?

曾经的那分回忆兀自在江面上盘旋着,一时不知今昔何年。只是再也不见当初的夜晚,再也不能重复昨天的故事。只留那片真情寂寞地停泊在枫桥边,任千年的风霜,冻结那分亘古的思念。

月落,乌啼,满天星斗神秘的低语,漫空而来,婆娑耳畔,缱缱绻绻如他的思念,在岸上的点点渔火间跋涉于那段回忆——几分甜蜜兼忧伤,几分无奈掺凄怆,几分失落加惆怅,是吊古,是伤今!


作者:常艳红 责任编辑:李沛丰

嘉峪关日报
官方微信

嘉峪关大发极速快三预测网
官方微信